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猫奴小玫的异想世界

$$

这两个『人』的魔掌,得作他们的『性交练习器』了!

  「很好!早说不就得了,真是浪费我的时间。」皮皮突然搂住我的脖子,吻
住我的嘴唇,我顿时闻到一股呛鼻的鱼腥味,好像是猫罐头的味道!「恶!恶!」
皮皮的嘴唇离开我的嘴后,我忍不住发出低呕声。

  「好啦!该----办正事了。」皮皮果然一副经验老到的样子,大班则看起来
颇为生涩。这时皮皮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条项圈,系在我的脖子上,然后在我的头
上抚摸,轻轻念了一句像咒语的话,我的四肢忽然就可以活动了!「你可别想逃
喔,你现在是我们的『猫』奴,你得靠我们才能变回人,否则我们就把你丢在这,
让你永远这副半人半猫的模样,看你下半辈子怎幺见人!」皮皮轻扯着手上的链
绳边威胁我,边往单杠的方向走去。我被项圈扯着,也只好慢慢移动步伐跟着皮
....

皮走。

  忽然,在一旁沈默的大班说话了:「小玫,你现在是『猫』,得像猫一样的
走。」

  我的眼角瞄到大班手上不知何时多出的一条小皮鞭,马上二话不说的乖乖趴
下,像猫一样的用四脚在地上爬着。

  「哈哈!这只母猫真乖!」皮皮淫笑了起来:「看她那晃动的大奶!很少有
女人类像她有这幺大的奶吧!干起来一定很有劲!」

  这时皮皮已经走到单杠旁边,我也爬到了单杠下方的砂地上。单杠上挂着两
副皮手铐,正随风而微微晃动着。

  「你看,不错吧!给你的特别招待喔」皮皮有点淘气的碰碰手铐。「普通的
性交练习我早就有经验了,不过前不久我常常看到你男友趁你不在的时候,在你
房间里看这一种的片子,我觉得还蛮新鲜的,就拿你来作练习吧!」皮皮二话不
说的就拿起我的双手,迅速的铐进皮手铐里,我就成了大字形站姿,双手高举的
...

站在单杠中间。

  「嗯,好像还少了什幺?」皮皮在我身边转着,大班则像第一次见到这样的
站在一旁打量我。「对了!」皮皮手一挥,手中就多出了两条脚铐,俐落的把我
的脚铐在单杠左右两旁的支架上。现在我像极大字形风筝,挂在单杠中央,而我
的胸部仍然坦露在空气中,大腿上的淫水被风吹的又痒又凉,还有一种……一种
从身体深处传出的燥热感~~那里越来越痒了!我不断的扭动臀部,压抑不住的发
出低吟:「阿……阿…好痒喔……热……」

  「皮皮,看来你刚刚涂的猫族神药产生作用了。」大班忍不住掏出他的阳具
在我的大腿间摩擦。「你们…你们对我做了什幺…」「嘿嘿,那是从女猫们的分
泌物中提炼出的催情药,对你们这种不完全的『猫形人』特别有效!是可以让贞
女立即变成贱女的神物呢!」皮皮得意的说。 ..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这时大班和皮皮一前一后,大班又舔又捏我的乳房,用细
细尖尖的牙齿囓咬着我的红乳头,那种酥麻感让我忍不住呻吟起来…皮皮则用他
的阳具在我的屁眼旁磨蹭,双手也不放过我的阴户,接连不断的揉弄我的阴蒂和
湿湿黏黏的阴道,我积压已久的淫水像尿液一样大量泄出:「恩啊……不…不行?
……」

  「啪!」清脆响亮的一声,伴随的是大腿上热辣的疼痛。大班已经一改之前
的斯文样,现在他的眼睛已经因欲望而充满红丝,动作也粗鲁起来,挥舞着手上
的皮鞭:「你这贱女,谁让你可以说『不』的?你只能求我们玩弄你,否则你就
别想再当人了!从现在起你只能叫『主人』,求我们插你,或是『喵喵』叫!别
忘了你现在的身分啊!」

  「啪!」「啪!」左大腿上又是两下,我忍不住哀求:「大班主人……求你
.....

饶了我吧…我会听话的……请…请你们享用我吧…快用我来作性交练习吧…尽情
的……使用我啊…我…我想要主人们的…东西啊!」在皮鞭的威吓和下体的酥痒
感之下,我的下流话不禁像水般流畅的说出来了。

  这时皮皮已经揭开我下体的连身皮衣,原来下边有一排扣,可以打开方便性
交,而皮皮正用我流出的淫液涂在肛门的四周:「上次看到你们人类看的影片里
面有从这里插入的,猫族里的女猫不会让我们男猫作这种的,我现在可要好好从
你这只母『猫』身上满足一下!」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我忍不住扭动起来,「那
…那里不可以啊……拜托……不要…」难道我的第一次…竟然是从肛门插入的吗?
「啪!」「啪!」比刚刚更用力的鞭打又出现了,这次是打在我的胸部,我忍不
住痛得大叫「啊!!」

  「告诉你不准说『不要』!」大班用力的继续抽打我的乳房「啪!」「啪!」 ..
雪白的乳房上顿时出现了几条血痕。这时皮皮用力一顶,我感觉到有异物顶入我
的肛门,然后就是比鞭打更剧烈的疼痛:「啊……啊!」我痛得几乎发不出声音
来…

  「阿!这里好紧,爽阿!!」皮皮喘着气在我的后面抽插着。

  大班放下皮鞭亲吻我的乳头:「别怕,刚----都是这样,我鞭打你也是转移
你的注意力,放心,前面我会慢慢来,皮皮有教我一些经验,你一定会觉得很舒
服的。」我痛得说不出话,只能发出低吟:「哼…哼…」

  大班掏出他的那根,在我的下体轻轻滑动。渐渐的,他的阳具慢慢的顶入我
的阴户口时,我忽然惊觉:「阿…主人…求求你……别…」可是已经来不及了…
我根本无法抵抗…

  「阿……」当大班的那根顶入我的阴户时,我只觉得整个人被撕裂了,五髒
六腑都在转,还有便意也慢慢萌生,这种种感觉混在一起,我只觉得人像在空中